一方呵呵呵

ଲଇଉକ

你想不想堆个雪人☃︎

斯科特·朗的忧郁

蚁人的角度观察盾铁、锤基、贱虫以及冬叉

 

 

01.

 

不论斯科特曾经有多么崇拜和憧憬复仇者联盟这个组织,都不能令他在真正地进入这个组织之后感到由内而外的安心。

 

他曾无数次从梦中醒来,面对四周浓稠的黑暗,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自己——

 

“你终于能够站在你的偶像身边,与他共事,甚至与他谈笑。”

 

“但是,事实真的有你想象中的那般美好吗?”

 

他不愿意将自己的疑惑与他人分享,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应该出现的念头。但他还是告诉了凯西。凯西像个小大人一样告诉他,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02.

 

最近,索尔忽然觉得山姆和罗迪跟人的打招呼方式酷极了。这种又蹦又跳,还可以击拳和撞胸的姿势深深地吸引了索尔。为此,他偷偷摸摸地观察了山姆好几天。

 

在偷师学成的第一天,索尔强行要求洛基配合他打招呼。

 

洛基是谁?一个从小就一直被索尔当锤子一样扔出去敲人的神。他深知无法拒绝他的兄长大人,只得点头答应,并在心里狠狠记下一笔。

 

然后洛基就毫无悬念地被索尔撞飞了出去。当他像滩烂泥一样绝望地从墙上滑落到地时,眼角终于溢出一滴悔恨的泪水。

 

索尔赶紧扶起洛基,关切地问:“没事吧?”

 

洛基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咬牙切齿地笑道:“没事儿!”他迅猛地掏出一把匕首,熟练且果断地捅向索尔。

 

斯科特呆呆地站在一旁,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他不禁惊声尖叫:“杀人啦!!!”

 

其他复仇者们来来往往,充耳不闻。

 

 

02.

 

托尼史塔克和克林特巴顿两个人已经站在餐桌前很久了,两个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很久的话。就在斯科特抑制不住好奇心想走过去的时候,班纳博士突然出现拉住他的胳膊,并向他摇头。

 

但是斯科特没有听。

 

他凑到托尼和克林特身边,发现这两个人正对着一块夹心饼干互相谦让。两个人的语气都很冲,看起来他们是假谦让——特别是托尼史塔克,他蹦出的需要消音的词汇太多,直接被循声赶来的史蒂夫罗杰斯扛走了。

 

克林特也在托尼被带走以后,撇撇嘴走了。

 

“什么毛病?”斯科特一边说,一边将夹心饼干扔进嘴里。下一秒,他的脸涨得通红,泪水也跟着夺眶而出。

 

究竟是哪个挨千刀的往夹心饼干里挤芥末!

 

路过的娜塔莎罗曼诺夫好心地递上一杯水,解释道:“他们两个之间的战争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甜点。并且,永无停战之时。”

 

终于缓过劲来的斯科特问:“队长就不管管吗?”

 

娜塔莎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

 

 

 

03.

 

后来,斯科特终于在眼泪中明白,当日娜塔莎的微笑究竟是何含义。

 

他一直都知道史蒂夫罗杰斯喜欢画画,并且是一个高手。相比起用相机拍下队友间的情谊,他似乎更喜欢用画笔来记录这一切。

 

作为一个美国队长的粉丝,他当然会用自己的行动让美国队长邀请他参观自己的作品。不得不赞叹史蒂夫的功底之深。与此同时,斯科特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托尼史塔克出现的频次太高了。

 

怎么回事?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差吗?

 

不止一次,斯科特见到过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的争吵。他们可以在餐桌上吵,电梯里吵,外出逛街时吵,幻视盐放多了吵,幻视糖放少了吵,因为错过某部正在追的剧而吵,甚至连钢铁侠长胖了一斤都能成为他们争吵的理由。

 

说实话,斯科特从来没有见过相处这么不融洽的队友。但是,每当托尼史塔克与史蒂夫罗杰斯争锋相对时,其他的复仇者们都像没看见一样,该笑的笑,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哦,他早该绝望的。在看见洛基捅索尔却没有人阻止时,他就应该对这些超级英雄在工作之余的冷漠而感到绝望!

 

“啊……是的,我画了太多的托尼。”史蒂夫罗杰斯突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斯科特冲他理解地笑了笑。他认为,史蒂夫无法拒绝金主的要求,史塔克一看就是个自恋狂,要求美国队长为他画画像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都能理解的。

 

“托尼第一次看见这些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他说,当时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没想到我竟然画了这么多。然后他就接受了我的告白。”

 

史蒂夫罗杰斯笑得很开心,但斯科特朗却觉得自己可能聋了。

 

啥?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这的确就是老派浪漫的魅力所在。”托尼史塔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04.

 

就在斯科特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的偶像被钢铁侠拱了的事实,皮特帕克就特别兴奋地告诉他,联盟里的情侣可不止盾铁一对,还有很多,比如索尔和洛基。

 

斯科特大惊失色:“什么?他们不是兄弟吗?”

 

“不不,他们可不是亲兄弟。”皮特帕克神秘兮兮地说道,“其实洛基是被捡来的,表面上的兄弟,内里的关系其实是幼驯染。我跟你说,他们两个酱酱酿酿,又酿酿酱酱,然后酱酱酿酿,现在终于修成正果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吗!?

 

斯科特一想到那个捅肾的画面,就觉得一阵肾疼。但是蜘蛛侠却会错了意:“不用在意这栋大厦里的粉红色氛围,必要时掏出墨镜——咦!!!?”

 

随着皮特帕克的一声尖叫,大厦的玻璃突然被一道红色身影撞破。斯科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红衣人跳到皮特的身上,那件作战服看起来还有那么点眼熟,竟与蜘蛛侠的作战服有那么点相似。

 

“是谁在打扰哥和小蜘蛛的约会?”红衣男子这样说道。

 

斯科特竟然从面罩上读出了“嫌弃”的表情,这可真是神奇到爆炸!他把自己缩小,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令人尴尬的地方。在离开前,他还听见那个红衣男子惊讶地说到:“天啊,他是仙女棒吗?还能变大变小变漂亮?”

 

 

05.

 

钢铁侠震怒,美国队长召集所有复仇者成员生擒了那名闯入复仇者大厦的红衣男子。这时,斯科特才知道这人是“死侍”,真名叫做韦德威尔逊,是X战警那边的人。

 

皮特小声在他耳边补充道:“还是个满嘴骚话的人。”

 

“小蜘蛛,我听见你在说哥的坏话!”就算被绑在椅子上,也不能阻止韦德威尔逊想要靠近皮特的心。他不断地挣扎,不停地抗议,甚至还能抽空和皮特进行对话。他说:“但是我愿意原谅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托尼说:“那就请你麻利地滚出去。”

 

话音才落,死侍就出乎众人意料地挣脱了束缚,狡猾的雇佣兵竟然乘人不注意偷偷割断了绳子。他飞身扑向托尼史塔克,动作迅猛到令在场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妈妈!”他抱着托尼史塔克的大腿叫道。紧接着,又扑向史蒂夫罗杰斯的大腿,更加慷慨激昂地叫道:“爸爸!”

 

沉默,是今晚的金门大桥。

 

就在钢铁侠准备出手撵人的时候,美国队长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皮特,忽然说道:“我同意这门亲事!”

 

“老冰棍,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托尼史塔克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还有,凭什么我是妈妈,老冰棍却是爸爸!”

 

斯科特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06.

 

制住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新一轮争吵的人是美国队长的好朋友巴恩斯先生。


他肩上正扛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那个男人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

 

男人名叫布洛克朗姆洛,斯科特见过他很多次。听说他以前是九头蛇的骨干,但他进入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昏迷不醒的。斯科特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位仁兄更可悲的反派了。

 

史蒂夫不赞同地说:“吧唧,你又把他打晕了。”

 

巴基理所当然地说:“如果不把他打晕的话,他压根不肯乖乖地跟我回来。”

 

斯科特想到了小时候听到过的一个故事,说是在原始社会,如果原始人甲看上了原始人乙,就会用棒槌把乙打晕,拖进洞里。这与现在的状况简直一模一样。

 

但这样做是不对的,现在是文明的法治社会!

 

“我觉得,假设你们是情侣——”斯科特说。

 

巴基立马打断他:“早就是情侣了,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斯科特调整下呼吸,继续说:“我觉得,就算你们是情侣,鉴于双方曾经的敌对关系,你把他带进旧敌的大本营这一行为,可能会令他感到不安。这不像是去约会的,像是在诱骗他去坐牢。所以,你可以试着在一个不用顾及你俩身份的地方进行约会。”

 

巴基很委屈:“可是我想让他接触到我的朋友们。我该怎么办?”

 

死侍说:“或许你应该跟他在床上玩一些角色扮演的游戏。比如,你扮演一个扮演冬日战士的普通人,他扮演一个扮演交叉骨的普通人。长此以往,哥相信他一定会克服恐惧,堂堂正正地走进复仇者大厦的。”

 

巴基觉得很有道理,索尔甚至夸赞韦德是个天才,史蒂夫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来。

 

斯科特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07.

 

“凯西,我忽然觉得工作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我第一次对生活感到无能为力。”

 

“爸爸,这就是人生啊!”

 

 

 

 

END.


突发奇想证明自己会画画




笑❛‿˂̵✧

【盾铁】关于甜甜圈的一件事

梗概:究竟是谁偷走了铁罐的甜甜圈?

 

 


XXXX年XX月29日23点23分44秒:

 

托尼史塔克从工作室中走出,习惯性地打开冰箱,想和往常一样,为自己的辛勤劳作献上褒奖。他的脸上满是掩不住的笑,全然不见熬夜的疲惫。他的眼睛里像是有蜜色的光在流淌,看起来甜美极了。托尼的快乐截止于他翻遍了整个冰箱也没有找到那盒甜甜圈。

 

灯光洒在托尼史塔克的脸上,竟莫名得使他看起来苍老了不少。他的脸上满是被生活鞭笞过后的辛酸与凄惨,他的眼睛里像是有数不尽的愁绪在流淌。托尼悄无声息地滑落在地,落寞在瞬间膨胀成一个巨大的阴影,毫不留情地吞噬了他。

 

联盟的人那么多,悲伤的却只有他一个。

 

 

 

XXXX年XX月29日23点26分01秒:

 

史蒂夫走到托尼的身边时,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他的手上还端着杯热牛奶,显然是特地为托尼准备的。他抱起托尼,用脑袋蹭了蹭托尼的脖子,像只温顺而黏人的大型犬一样可爱。

 

细软的头发摩擦过敏感的皮肤,痒痒的,但是很舒服。托尼的心情恢复了不少,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低头吻上史蒂夫的额角。

 

 

 

XXXX年XX月30日00点10分10秒:

 

托尼告诉过史蒂夫无数次,可以不用等他一起睡觉,但那个人就是不肯把这句话听进去。等他钻进被子的时候,史蒂夫的眼皮已经在疯狂打架了。他关上灯,送上一个晚安吻,却在黑暗中听见一句饱含了担心的问话。

 

“……所以,你刚刚是怎么了?”

 

史蒂夫一边说话,一边又打了个呵欠。他是真的快要抵挡不住睡意了。

 

“没什么。”托尼翻了个身。他在睡觉的时候总是习惯于抱住史蒂夫,将额头轻轻抵在对方的胸口,听这个超级人类一声接着一声的、有力的心跳声,这令他无比地心安,也能令他拥有一个好眠。他笑着说:“附近新开了一家甜品店,人气火爆,我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亲自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就是为了可以挑选最合我胃口的甜甜圈。”

 

“结果……在我准备吃掉它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被人吃掉了。我实在是太伤心了,才忘记让星期五调阅监控,把凶手抓出来。不过,这件事情等我睡醒了再说也不迟……其实不看也无所谓,反正我心里已经有了凶手的人选。我绝对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发誓。”托尼自顾自地说道。尽管他认为史蒂夫已经睡着了,但他还是想继续说下去。直到他发现史蒂夫的心跳声越来越强烈。他狐疑地抬起头看向这个超级人类,盯着对方紧闭的双眼看了好久之后,才肯睡下。

 

 

XXXX年XX月30日00点18分07秒:

 

黑暗中的史蒂夫罗杰斯睁大了双眼,恐惧如同四周的黑暗一般,死死地将他压住,动弹不得。

 

他回想起下午一点时发生的事情——

 

克林特从冰箱的角落里拿出一盒甜甜圈,盒子上还专门敲了个“限量版”的章。他兴奋地在大厅里转圈,吸引来了除正在工作室里辛勤劳作的托尼史塔克之外的所有复仇者。

 

他开心地说:“瞧我发现了什么!一盒来自于托尼史塔克的甜甜圈。队长,托尼这个月的糖分摄取是不是已经超标了?”

 

史蒂夫严肃地点了点头。

 

克林特和索尔击了个掌,不约而同地说:“那我们就把它给分了吧!”

 

史蒂夫正想反驳什么,就看见娜塔莎把盒子接了过去。

 

娜塔莎说:“我数了数,我们每人吃一个,正好可以给托尼留一个。这家甜品店最近很火爆,我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能看见店门口的长龙。托尼应该让哈皮排了不少时间的队才能买到这个限量版吧?”

 

经过娜塔莎的解释,原本对这盒甜甜圈不屑一顾的班纳博士都把眼神移了过来。史蒂夫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给嗜甜如命又屡教不改的托尼一个教训。

 

万万没想到的是,史蒂夫不得不赞叹这盒甜甜圈的美味,大家竟然把原本应该留下来给托尼的那块也给分食了。

 

当时,冬日战士擦了擦嘴角的巧克力碎屑,眼睛里透出一丝危险的寒光。他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说:“不用担心,老伙计,这口锅我会甩到一个十分合适的人背上。”

 

 

 

XXXX年XX月30日12点11分56秒:

 

“老冰棍,你很不对劲,你竟然没有催我起——!!!”托尼史塔克一边打呵欠,一边走到客厅里。客厅里的景象简直让他吓了一跳,除了他以外的复仇者全员都身着作战服,个个面目狰狞,正嫉恶如仇地望着被他们绑在椅子上的九头蛇骨干。

 

托尼惊呼道:“交叉骨!?”

 

克林特首当其冲地站了起来,义正言辞地指着被破布塞住嘴巴的布洛克朗姆洛,大喊:“没有错!就是他!托尼,你不用查监控了,因为我们已经替你调阅过了!道德沦丧的九头蛇,竟然已经沦落到要偷甜甜圈为生了!简直可耻!”

 

他刚喊完,朗姆洛就又是一阵剧烈的挣扎,他的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托尼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提议道:“要不,把那团破布撤了?我想听听他有什么想要解释的。”

 

话音才落,朗姆洛就点头如捣蒜,甚至有点热泪盈眶。

 

但是巴基却正气凛然地说:“九头蛇都是一群狡猾又善于诡辩的恶徒,托尼,像你这样纯洁的孩子还是少和他们接触为妙。我已经在他们身上吃够了苦头,不希望你也重蹈覆辙!”

 

“额……”托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呜呜呜呜!!!”朗姆洛的挣扎愈发剧烈,这导致他连人带椅子摔到了地上。

 

“我觉得我还是要……”

 

托尼正准备扯掉朗姆洛嘴里的布团,史蒂夫立马看了一眼巴基,两个超级人类站起身,一把架起布洛克朗姆洛朝电梯走去。与此同时,电梯门打开,尼克弗瑞走了出来,他身边的两名特工利索地从两个超级人类手上接过交叉骨,弗瑞朝史蒂夫罗杰斯投去赞赏的目光。

 

 

 

 

 

 

END.




彩蛋:


托尼心目中的凶手是克林特,而克林特自然也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指控朗姆洛时,他才如此义愤填膺,唯恐交叉骨把破布喷了,说出什么不得了的真相来!


史蒂夫的心里更害怕。因为他不仅没有阻止其他人,甚至在索尔提议分食最后一块甜甜圈的时候,他是抢得最凶的人之一。


冬日战士很解气,感觉这么多年的恶气终于出了!


被冠以莫须有罪名的交叉骨气得要死。他原本正喝着小酒,美滋滋地享受着早晨的惬意生活。这是属于他的难得的假期,是睡衣和微醺状态的完美搭配。然后,复仇者们破门而入,个个气势汹汹,将一口盗窃甜甜圈的大锅死死地扣在他的脑袋上。


盗窃甜甜圈?这是在侮辱他作为一个反派的尊严!


真!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在泳池边抓住恋人头发的你,以为抓住了一辈子的爱情……

奈何脚底打滑(・᷄ὢ・᷅)


皮肤茨x皮肤刀

【盾铁/贱虫】风水轮流转

托尼父母未死亡私设。OOC是我。

见父母梗。

 

 

 

最近,霍华德·史塔克先生的脸上总是挂着怪异的笑容,像是在讥讽什么人,又带了些大仇得报的快感。特别是在碰见史蒂夫·罗杰斯先生的时候。

 

“哦,你真应该看看史蒂夫的那张脸。”霍华德让玛丽亚看着自己。他故意板起脸,把自己当成一个十分严肃的老干部,压低声音。他学起史蒂夫的语调,一板一眼地说道:“你的年龄几乎跟我一样,可彼得还只是个孩子!我坚决不同意!”

 

“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脸难道不疼吗?”霍华德不可置信地冷哼一声,“我把他当兄弟,他却想着泡我儿子!那个时候,他怎么就想不到托尼还只是个孩子?”

 

玛丽亚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拍拍丈夫的肩膀,在心底冷冷地说了句幼稚。

 

她忽然回想起很久以前,史蒂夫照惯例被史塔克家留下共进晚餐,聪慧如霍华德竟没有发现史蒂夫的座位从紧挨着他,逐渐变成了紧挨着托尼。直到托尼牵起史蒂夫的手,幸福而又忐忑地宣布了他们在一起的消息。

 

“我跟史蒂夫在一起了,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祝福。不过我想,你们一定会很高兴吧。毕竟,在史蒂夫失踪的那些年里,我爸曾满世界寻找他的这位老伙计。但是现在,他跟你们儿子在一起了,我们将会成为一家人,花花公子也准备安定下来了。这简直太棒了,完全是一举两得的事情!”托尼理所当然地说道。他完全忽略了玛丽亚越发温柔的微笑,和霍华德越发僵硬的面部表情。

 

玛丽亚叹了口气,想道:算了,儿子高兴就好。

 

霍华德气得拍案而起,指着史蒂夫的鼻子说:“你的年龄几乎跟我一样,可托尼还只是个孩子!我坚决不同意!”

 

史蒂夫愣了一下,尔后扭头看向托尼,蔚蓝的眼睛里写满了受伤。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的托尼格外心疼。于是,托尼也拍案而起,冲着霍华德大叫:“你上次还跟我说,你已经这么大个人了,还一天到晚跟不同的封面小姐传绯闻,该安定下来了。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你却不肯接受我们在一起的消息!你这是要我孤独终老吗!”

 

糟糕至极。

 

时间转回现在,复仇者大厦中,复仇者全员集结,听着史蒂夫、托尼和彼得三人大呼小叫,以及一个X战警那边的疯狂雇佣兵永远不停歇的碎碎念。

 

彼得对史蒂夫争辩:“你上次还跟我说,我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在战场上敌人不会对我留情,要像个成年人一样面对一切。怎么现在又改口说我只是个孩子?”

 

然后,彼得又向托尼抛出问题:“为什么你可以找一个年龄跟你爸爸一样大的男人,而我不可以找一个年龄跟我爸爸一样大的男人?”

 

史蒂夫被彼得问得语塞,他总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他扭头看向托尼,只见托尼一个箭步冲上前,抓着雇佣兵的脑袋,将他展示给众人看。托尼说:“呵,你可是找了个年龄跟你外公一样大的男人啊!长本事了,彼得。”

 

彼得鼓起嘴,说不出话来。

 

韦德·威尔逊举起手,在一旁说道:“嗯,事实上,史塔克先生,我觉得小蜘蛛这是遗传了你的基因。”

 

“闭嘴!”史蒂夫和托尼不约而同地对韦德吼道。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彼得气得拉住韦德的手,转身就要走。

 

肥啾侠拦住了他们,娜塔莎笑了笑,理性而客观地说:“虽然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但是,既然你们邀请了我们围观,那我就有必要发表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死侍说得没有错。”

 

索尔恍然大悟:“哦,吾友,看来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

 

韦德不嫌事多地说道:“错了,是现世报。”

 

“闭嘴!”这次轮到彼得冲韦德喊了,他甚至手脚并用地捂住了雇佣兵的嘴巴,但是那个家伙还在不断地碎碎念着些什么。他不安地看向自己的父亲们,不晓得他们会对这个贬义词而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史蒂夫僵在原地,而托尼呢?

 

托尼环臂抱胸,他瞥了史蒂夫一眼,跟着冷哼道:“现世报。”

 

史蒂夫皱起眉头,叹了口气。他的手抚上托尼的肩头,说:“怎么又变成我的错了?”

 

托尼勾起嘴角,说:“算了,彼得高兴就好。”

 

彼得笑了起来,才松一口气,就听见韦德嘴快道:“嘿,哥就知道钢铁侠一定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否则他又矮,嘴巴又毒,美国队唔唔……小蜘蛛你干嘛不让哥唔……!”

 

“求你了,韦德,闭嘴吧!”彼得死命地捂住韦德的嘴巴。这大起大落的心情,刺激到无与伦比。

 

 

 

 

FIN.


【盾铁】惊奇小镇1~2

一个AU,故事应该会很短,想走温馨向,讲述的是来自纽约的叛逆少年托尼在名为Marvel的小镇里发生的故事。然而这个小镇里会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OOC会有。祝食用愉快。

 

 

 

 

 

托尼·史塔克正在家闹脾气。他严词抗议,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他气急败坏地说道:“这不公平!难道就因为我这次在派对玩得太嗨了,忘记回家了,你们就要把我送去那个地图上都找不到的惊奇小镇?”

 

霍华德和玛丽亚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准确地说,只有霍华德一人的脸上十分平静,玛丽亚的神情显然有几分不忍和焦虑。玛丽亚的眉头皱了皱,深吸一口气,再抬头时看向托尼的眼神瞬间变得坚定起来。她说:“这是你这个月来连续几天彻夜不归了?你哪儿来的那么多派对需要参加?孩子,你也该为你的身体着想。”

 

玛丽亚说的没有错,这件事情上是托尼理亏。现在是凌晨三点,刚从派对退场回家的他准备像往常一样溜回房间睡觉,谁能料到刚推开玄关的门,漆黑一片的大厅在瞬间变得灯火通明起来,而他的父母正坐在沙发上,顶着浓重的黑眼圈,满脸不悦地盯着他看。

 

“可是……”托尼还想做垂死挣扎。他可怜兮兮地看向已经对自己失望透顶的母亲,希望对方可以再对自己重新燃起希望——哪怕只有一点点微小的火星也好。

 

霍华德站起身隔开母子俩的对视,斩钉截铁地说:“惊奇小镇的神盾中学是一个很好的高中,它是我的母校,我相信你能在那里得到更好的教育。起码不会有人让一个还在念高中的青少年接触他不应该接触的东西。”

 

“当然!”托尼的火气又冒了上来,“划重点——一个地图上都没有的小镇子!我能在那儿接触到什么东西?满地的天然肥料吗?你这是要把你的亲生儿子送去原始社会吗!”

 

说完,他就跑上了楼去,每一步都踩得更外用力。玛丽亚忧心忡忡地看着儿子的背影,又看了一眼丈夫。霍华德的神情终于不再严肃,他轻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透出一股子疲惫。玛丽亚轻轻地吻在他的额头,说:“他会长大的。”

 

霍华德握住玛丽亚的手,低声说:“如果可以,我宁愿他永远别长大。”

 

躲在楼上竖起耳朵偷听父母讲话的托尼心里有些小难受,他知道霍华德爱他,他也爱着霍华德,但是父子俩总是不能心平气和地共处一室。因为霍华德的眼睛里只有工作,唯一能够让他分心的也就只有战争年代的热血回忆。为了能够引起父亲的注意,托尼总是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天不遂人愿,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变得更加糟糕,并且不可逆转了起来。

 

托尼拍了拍脸颊,心想,等会儿出门前一定要毫无保留地向父母表达出自己的爱意。但是,一直到他关上门,他都没有对霍华德说出那句“I love you , Dad”,只是干巴巴地说了声“再见”。

 

这可真是有够懊恼的!

 

 

 

托尼拖着行李箱站在惊奇小镇同他眼中的文明社会的交汇点——一个巴士站台边上。从这里开始,他手上的地图就完完全全失去了作用。惊奇小镇坐落于一片广袤的森林里,听霍华德说那是个很原生态的地方,风景宜人,民风淳朴。可托尼对此毫无兴趣。如果问他心里对这个小镇最大的期待是什么,那估计就是他即将去到的神盾中学。他很好奇他的父亲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学生时代。

 

托尼站在站台边上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巴士经过。他打了个呵欠,人也开始犯困。忽然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在他耳边炸起,驱散了他所有的睡意。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撑着自行车停在他身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托尼被这少年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是要去惊奇小镇吗?”少年开口问道。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笑,湛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显得亲切友好,又神采奕奕。阳光洒在他金黄色的头发上,晕出一层浅淡的光晕。他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色T恤,偏偏出奇得好看。

 

少年说:“我可以载你过去。最近的一班车要等到下午四点半,你要等很久。”

 

托尼眨巴眨巴眼睛,抬头看了眼站牌,上面的确有一行小小的时间表。这辆巴士统共只有两个班次,早上八点跟下午四点半。托尼万分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地看过站牌上的信息,如果没有这个少年,他可能就要这么干等到四点半。要知道现在才刚过中午12点!

 

“你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我是神盾中学的学生,我叫史蒂夫·罗杰斯。你瞧,这是我的学生证。”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打开后递给托尼看。学生证照片上的少年看起来格外拘谨,嘴角严肃地抿成一条直线,眼神坚定,跟个小大人一样,看起来既可爱又好笑。

 

托尼注意到这个名叫史蒂夫·罗杰斯的少年是神盾中学的二年级生,对方所在的班级恰巧是他要转去的班级。托尼眼珠子一转,说:“你好,史蒂夫,我叫托尼·史塔克,是新来的转校生,跟你是一个班级的。我正愁找不到去惊奇小镇的路呢,感谢上帝能够把你派来我的身边。”

 

“那真是太巧了,很高兴认识你。”史蒂夫收起学生证,向托尼伸手表达友好。

 

托尼冲他笑了笑,极不情愿地将右手从行李箱上抬起,同史蒂夫握手。他不太喜欢跟陌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也许是因为他的小傲慢,又或者是他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所以他很快就把手抽了回去,重新搭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为了不让自己的这一动作太过突兀,托尼赶紧提起自己的行李箱,问道:“所以,你要把我的行李放在哪儿?”

 

“行李可以绑在后座上。”史蒂夫说。

 

托尼问:“看来你是要我跟在自行车后边跑吗?”

 

“不,你可以坐在横梁上。”史蒂夫·罗杰斯笑着说道。




TBC.


渣绘,自己割肉吃



茨木:香~💗

妖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啊一定要「学会倾听」。



好喜欢大天狗!

prprpr……ヾ(✿❛3❛)ノ所以潦草地画了个,我扑向了大天狗!